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晓曲-格律体新诗

中国格律体新诗网专用(编辑部-成都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格律体新诗网主办 http://www.gltxs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暗处有光——走进格律体新诗代表诗人晓曲/罗洪忠  

2010-03-22 19:56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暗处有光


——走进中国格律体新诗代表诗人晓曲


罗洪忠




    84年前,著名爱国诗人、格律新诗的先驱闻一多先生发表了一篇震动中华诗坛的文章《诗的格律》,一时间形成了“新月诗派”的创作风气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著名诗人何其芳以此为基础提出了“现代格律诗”论。一批潜心于格律新诗写作的人们,在黑夜中一次次看到了新的亮光,著名诗人卞之琳、林庚、臧克家等,都曾在这片天地笔耕不缀。九十年代,“深圳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”成立,形成了以黄淮等为代表提倡创作现代格律诗的“雅园诗派”。


    曾几何时,格律新诗遇到了一阵阵“寒流”,有的讥其自戴枷锁,有的讽其诗意浅薄,有的嘲其打油顺口,有的笑其弃今返古。就在格律新诗异常清冷时,渠县籍诗人晓曲却同一批格律体著名诗人一道,主动扛起了重建新诗格律的大旗,对现代格律诗进行重新定位,先后创办了“东方诗风网”、《东方诗风》诗刊和“中国格律体新诗网”、《格律体新诗》诗刊,让“现代格律诗”脱胎换骨为“格律体新诗”。


    晓曲凭着对格律体新诗的执着,用自己的热情、慷慨和真诚,逐步凝聚了上千名“子弟兵”,与同样提倡格律体新诗的“东方诗风”论坛、《东方诗风》诗刊比肩而立,构成了一道傲立于诗坛的靓丽风景线,同样让从事这一古典新诗创作的人们看到了新的亮光。正如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、世界汉诗协会副会长、著名诗人和格律体新诗理论家万龙生在他给晓曲的格律体新诗集《视线内外》序中写道:“晓曲有自己的诗学主张,坚持从闻一多开始的格律建设,最终形成了与传统诗词不同的格律体新诗,创造了实绩。”


    现代格律诗探索已近百年,但依此发展而来的格律体新诗诞生却不到六年,这株幼苗依旧在风雨飘摇中艰难成长。面对当代诗坛的种种非难,晓曲始终坚守自己的精神领地,不屑于他人的冷嘲热讽,不畏惧自由之风的“四面围攻”,奋力寻找“突破口”。在诗歌愁云惨淡的今天,晓曲缘何独处诗歌界最让人不看好的格律体诗呢?透过他的人生经历,也许就能找到问题的答案。


(一)


   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晓曲出生在四川渠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。他自幼熟读唐诗三百首,喜欢模仿唐代大诗人的诗作,编些朗朗上口的顺口溜,同学们都戏谑地称他为“小诗人”,而他总是以此为荣。


    巴山渠水是一条厚重的诗歌之江,滋养了一片孕育诗歌的沃土。历史上曾流下了诸如李白、元稹等大诗人的诗篇;乡人著名诗人杨牧的新边塞诗,张扬的山水诗,以及邓天柱的诗和赋,杜德政、杨大骏、寇森林、颜伟邦、李同宗的老体诗,戴庆康的田园新诗,构成了一道独特的“诗歌王国”。晓曲酷爱诗歌,更喜欢读有韵味的诗作。他的第一篇“诗作”,萌发于十岁时的一场川东大雾。当他一早起来时,四野白茫茫的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,大自然一夜之间的鬼斧神工,让他感到非常震撼。他对着大雾狂吼,却被浓浓的水雾给挡了回来。他回到自己的小屋里用铅笔匆匆写起顺口溜,没想到这篇不是诗歌的习作,却得到了小学语文老师的称赞,造就了他的诗意潜意识。


也许是太爱诗歌的原因,晓曲经常做出了令父母担心的举动。小时候放牛背诗入神时走得慢,黄牛竟从他头顶跳过去;砍猪草时背诗,差点砍断手指;割牛草背诗时,掉下山坡受过伤。正是这样的生活,他后来用诗来描述了当年的生活场景:“几间茅屋伴旧瓦/一头年猪几鸡鸭/一生的碎渣和荆棘路/不知割破多少次脚丫//头村尾住张李/村东村西住赵夏/夜夜的犬吠和古怪声/谁知受过多少次惊吓//”。


    晓曲同所有渠县学子一样,总想通过读书来跳出“农门”。在千军万马过高考“独木桥”的年代,他背负着“金榜题名”的压力,偶而写些诗歌,只是当作分解学习压力的把玩。1986年7月,经过两次高考苦战,终于上了高考录取线。然而命运多舛,因一场大病而休学。


    面对到手的“铁饭碗”化为泡影,晓曲心如死灰。在亲戚的帮助下,只身来到成都,一边探亲调养身体,一边学做小本生意,走街串巷卖起了时鲜蔬菜。一个来自山区,担着轻便担子,戴着眼镜的瘦小青年的身影,开始出现在了繁华的成都东城各大集贸市场,时常都有城里人异样的眼光。


    晓曲每天早出晚归,挣得几个辛苦钱,却更多的感受到了大都市与大巴山的巨大反差:繁荣、富裕、清苦、市侩、奸诈、狡猾、老实、怜爱、同情、慈爱……这一个个字眼纷纷进入他的视野,再次触发了他的诗意种子,一首首充满酸甜苦辣、喜怒哀乐的分行文字跃然纸上,成了分解病情痛苦的最好消遣,前后竟累积了诗文近百篇(首)。


    晓曲在川流不息的大都市里,有时感到相当无助,心中依然忘不了“象牙塔”的召唤。1987年临考前夕,他再次返校参考。尽管成绩不如往年,依旧考进了原国家部属的重庆煤炭工业学校会计专业。晓曲跳出“农门”,如释重负,伴随着知识面的增加,写诗的念头越来越强烈,开始了有意识的诗歌写作。


    那是一个烈日炎炎的夏日,晓曲顶着火炉重庆三十多度的高温来到一家书店,书架上那本《假如你想做个诗人》吸引了他。那时,父母给的生活费少,而且还要靠亲戚接济,可他还是毫不吝啬地买了下来,从朱先树、张同吾、刘湛秋、吕进等一篇篇关于如何写诗的文章里吸取营养。后来,他成了这家书店的常客,相继用节俭下来的生活费购买了《中国诗人成名作选》、《外国诗人成名作选》、《世界爱情诗一百首》等诗歌书籍,短暂订阅了《星星》、《诗歌报》等诗歌刊物,顾城、北岛、舒婷、杨炼、欧阳江河,以及雪莱、海涅、雨果等一批中外著名诗人,陆续进入他的视野。


    然而,晓曲偏爱韵律诗,可这样的理论却很少。他读着从国外翻译来的自由诗作,跟着时下中国大地盛行的朦胧诗,“云里雾里的读,云里雾里的写”。他望着许多节奏紊乱、似懂非懂的无韵诗歌,从心里不喜欢,面对自己更偏爱简洁而有韵律的诗歌,心里一片茫然。


    1989年,晓曲特地参加了《诗歌报》举办的诗歌函授学习,他的习作得到了报社主编、著名诗人蒋维扬的亲笔批改,还给他寄来了一批诗集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写了大量习作投给学校广播站,得到了少许生活补贴,还获得了学校组织的诗歌征文大奖。然而,他始终不太习惯于无韵诗歌,可对照许多诗歌刊物,也找不到多少有韵的,而他写的许多有韵诗歌,只能作为自娱自乐的消遣而已。



    晓曲中专毕业后,分到成都一家企业工作。他曾向全国赫赫有名的《星星》诗刊投稿,抱着很高的期望等待发表,没想到“石沉大海”。他将自己关在屋里,想了整整一天,终于想明白了:“这不是刊物高不可攀,的确是自己修炼不够,口味不合。”这种心态一直持续到今天。


刚毕业不久,晓曲凭着一首有韵诗歌《加油,中国!》,非常幸运地入选成都市工会系统组织的“诗仙太白诗歌朗诵会”。当得知这个消息后,他非常激动。企业工会非常重视,要求他认真准备,为企业争光。就在这个时候,他又接到了代表企业去昆明参加煤炭行业会计专业知识大赛的通知。在两者不可兼得的情况下,他忍痛选择了后者。幸而获得了西南地区专业知识大赛个人单项和全能双料桂冠,也算弥补了自己心中的一点遗憾。


    就在晓曲钟情诗歌写作时,随之而来的工作压力,诗歌渐渐淡出了视线。在后来的几年里,为了彻底不让诗歌影响自己的工作,竟含泪焚烧了自己练笔的数百篇(首)诗稿,潜心于财务专业知识的学习,积极参与到企业管理中。


(二)


    1995年底,晓曲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,抛弃“十年寒窗”苦读几乎用生命换来的“铁饭碗”,跳槽到一家私营企业端起了“泥饭碗”,这让家人和同事都十分惊讶!他所在的企业是成都一家规模非常大的部属国营大型企业,作为一名财务人员,广泛深入到生产一线搞调研,不到六年时间里写出了30余万字的财务分析、企业管理等探讨文章,多篇文章在企业管理论文评比中获奖,是一名让领导看好的优秀人才。


    晓曲不是不想要这来之不易的“铁饭碗”,而是看到当时国企中存在的一个通病,并不注重企业文化建设。他经常对人说,企业规模的不断壮大、员工的不断增加、领域地域的不断扩张,要在激烈竞争中成长,在市场大潮中扬帆,文化是一张很好的明片,是企业号召力的见证。许多集团老总们更加注重企业文化的营造,诸如海尔的“真诚”文化、TCL的“鹰”文化,格兰仕的“水”文化,都成为了世界品牌。


    当晓曲来到这家私营企业后,非常佩服老总的眼光。这家企业办有自己的报纸,以《四川日报》副刊企业版为依托对外发行。他凭着扎实的财务和企业管理知识,被安排到企业集团总部工作,随后又担任了财务主管。所属企业被一家外国大企业看好收购后,他依然凭着自己的工作能力,留在了财务主管的位置上。他在干好本职工作时,还主动担负起了企业文化的宣传工作,沉睡的诗意再次苏醒,时常用诗歌来讴歌企业,再现职工们的工作热情。


随着网络进入中国,网络文学悄然兴起。晓曲在外企工作,较早有条件上网。他突然发现,这种不需邮政投递和编辑评审的自由发稿方式,非常适合自己“一不为名,二不为利”的心态。在工作之余,他将自己的诗作拿到网上去晒,一些作品还被论坛的版主加为“精华”推荐,从中结识了不少文朋诗友,这给了他继续创作的坚定信念。


晓曲每天托着疲乏的身体回家,可每当进入电脑屏幕后,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,坚持不停地写诗,然后发往当时已有名气且知名诗人云集的 “无名指文学网”、“五岭诗风网”等诗学网站,总能得到诗友们的肯定和点评,再次点燃了他那颗写诗的激情。也许是他的激情感染大家,还让他参与到诗歌网站的管理中。


    不到几年里,晓曲在10多家文学或诗歌网站担当了责编、版主、总版主或管理员。诗歌给他提供了交流学习的平台,也使得他的现代格律诗写作进入一种新的境界,大量诗作见诸于各类诗歌文学刊物。正是通过网络交流,使他有幸结识了上百位诗歌同仁、专家学者,从中学到了不少诗学知识,逐渐开始探索起格律体新诗的写作路子。


2002年,晓曲为了照顾家人,应聘到离家较近的一家大型私营企业集团出任财务总监。这个集团所属的一家企业当初不被行业看好,有的甚至认为必死无疑。晓曲不信这个邪,临危受命,出任这家企业总经理、执行懂事后,将这个当时仅有数百万元资产的企业发展到如今生产能力过亿元,而他手下拥有一批学士、硕士和博士。他作为一名企业的最高领导人,能与大家非常融洽的相处,这与他从小练就做事的执着和敬业分不开的。


    晓曲先后在国营大中型企业、私营集团化企业、中外合资企业、外商独资企业等不同岗位工作,涉及到机械制造、餐饮、制衣、贸易、食品加工、出租营运、房地产、电子产品等多个行业的管理。应该说,诗歌一直伴随着他,用他自己的话说,后来诗歌逐步成了工作和生活的调味品。


    2003年,晓曲在湖南郴州市作协创办的“五岭诗风”网站上,有幸结识全国著名格律体新诗理论家孙则鸣。孙则鸣认真阅读他的一篇篇押韵诗作后,非常欣赏他在格律体新诗上的探索,还将他引荐到全国知名文学网站“古风网”,其“古典新诗苑”栏目集合了全国众多的现代格律诗歌爱好者,他们时常在这里品评交流。


    晓曲自从进入这个诗苑栏目后,犹如进入了现代格律诗歌的万花筒。他发现这里的一篇篇作品,大多与自己的风格相近,诗苑旗帜鲜明地提出“回归现实、回归传统、回归大众”的三回归思想,并将这类诗歌称为古典新诗,这与他心中的诗歌不谋而合,终于有了“回家”的感觉。


晓曲从此真正走进了自己心怡的诗歌天地,开始潜心于诗歌的探讨、交流。在这里,他认识了著名的现代格律诗人兼诗歌理论家万龙生,不仅细心地点评他的一篇篇格律体新诗习作,坚定地支持他走上了格律体新诗创作之路。同时,他还结识了格律体新诗领域卓有成就的诗人王端诚、齐云、刘年、宋煜姝、王世忠、卜白等诗学同仁,时常相互唱和,共同交流进步。


    2005年初,著名现代格律诗人万龙生、孙则鸣、齐云同古典新诗苑诗友一道聚议合肥,成立了“东方诗风”网站。在这次会上,大家旗帜鲜明地提出发展这一古典新诗,正式确立以“格律体新诗”取代原有的“现代格律诗”名称,重新赋予了“格律体新诗”全新的诗学含义,还在“东方诗风网站”开设了全国首个“格律体新诗”专版。


    晓曲因公司业务难以脱身,没能参加诗友们的“合肥聚议”。但是,他积极参与到“格律体新诗”名称定位前的网上讨论之中,凭着对格律体新诗的执着和取得的成绩,成为“东方诗风网”版主成员。他在同大家交流习作时,开始从闻一多《诗的格律》、孙则鸣《汉语新诗格律概论》、万龙生《格律体新诗无限可操作性》等相关理论中,寻求进一步建立完善格律体新诗的相关理论。


    晓曲担任版主后,同时也在其他网站大力倡导格律体新诗的写作,没想到这株幼苗破土后,引来了自由体网络诗人泼来的一盆盆冷水:有的称格律体新诗不入流,有的称“以韵害意”,有的称太直白缺少“诗意”,有的甚至侮辱格律体新诗先驱闻一多算不上诗人,希望他不要再浪费时间。面对一些自由体网络诗人的讥讽和谩骂,他不再保持沉默,用格律体诗学理论同他们有过激烈的争论,也有过正面交锋。


    然而,事情并没有晓曲想的那样简单,许多自由体网络诗人搬出一大堆以前批评闻一多诗歌理论的文章,作为批评格律体新诗的“武器”。当他讲格律是对中华诗学的继承时,自由体网络诗人也声称自己的诗不仅有格律,还有内在律。在晓曲看来,“格律中的律,本来指的是诗歌节奏和韵律等的规律变化,自由体诗歌却缺少规律,谈何有内在律?”


    晓曲在同自由体诗人争论时,无意从“中国诗歌网”看到了一则非常好的贴子,网友“东方寻根”提出用“汉诗”来主导时下诗歌,这位网友的诗例同自己的格律体新诗很接近,试图同他进行坦诚的交流。他在发贴中诚恳地写道:“所有以汉字写成的诗歌,都可以称为汉诗,涵盖的范围太广,我们能说其他诗歌形式不是汉诗吗?若采用如此笼统的诗学概念,读者恐怕难以接受,但愿你能加入到我们的格律体新诗中来。”


    晓曲没有想到,这招致了“东方寻根”对格律体新诗的强烈反感,不但指责格律体新诗,甚至对他进行了讥讽与谩骂。他的诗友实在看不下去,给予了猛烈回击,双方“争论”达数月之久。面对自由体网络诗人反对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,同时面对部分现代格律诗人也不解,他最终保持了沉默,潜心于格律体新诗创作和诗学理论的探索工作。


    晓曲作为当代格律体新诗代表诗人,他的创作思想、语言艺术、诗体形式和诗人内蕴的责任与情操及其悲悯的现实情怀令人动容。诸如格律体新诗《耳朵》,于矛盾的情怀中揭露社会底部“越来越烈的风寒”;《王铭章将军墓前》采用对比手法,“随我悲歌一曲/震醒那混沌的灵魂”;《责问洪洞黑砖窑》,行行押韵的整齐式结构,更增强了对令人发指的洪洞黑砖窑事件血泪控诉的力度……


诗人李长空这样评价晓曲:“他的诗作不仅题材异彩纷呈,而且表现技法和诗体形式也多样;他不仅擅长格律体新诗,也擅长自由体新诗和微型诗;他著作有诗歌评论集,是一位具备多面手创作实力的诗人。”


(三)


    2005年3月,正值春暖花开时,晓曲的“中国格律体新诗网”在成都成立,使用北京通途信息技术旗下网络平台,在四川正式备案。为此,这家网站成为了中国网络文学中第一个以“格律体新诗”直接命名,提倡和探索格律体新诗创作的专业网站。


    晓曲缘何要成立自己的网站?在创作格律体新诗初期,他曾去了不少网站,申请开设格律体新诗专版,泼过来几乎都是一盆“冷水”,认为他“落伍”;他曾在中国诗歌学会的网站担任总版主,建议开设格律体新诗专版,最终也因市场不看好没有下文。


    在成立“东方诗风”网站讨论时,晓曲力主建立“中国格律体新诗网”,旗帜鲜明地提倡“格律体新诗”。可是,开设网站的许多诗友还是害怕“格律”两字,担心这样的名称局限性大,参与的人少,浪费版面资源,不利于网站的发展。可他坚定地认为,“既然我们提出了格律体新诗这一新名称,就应毫不含糊,旗帜鲜明地去探索与推进。”


    晓曲是一个干事非常执着的人,在激烈的市场大潮竞争中,他以一个格律体新诗人特有的气质,带着不同于常人的创新思维,让企业走出了困境。他总是说:“有人反对格律体新诗,而我的许多市场灵感,就来源于对格律一样的追求,是它教会了我如何去赢得更多朋友,开拓更大的市场领域。”


    正这那一次次“闭门羹”,更增加了晓曲创办一家属于自己专业网站的决心。他将成立“中国格律体新诗网”,与“东方诗风”网站遥相呼应的想法告诉万龙生等一些诗友时,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和鼓励。


    “中国格律体新诗网”成立后,一直保持着同“东方诗风”网站的互动,开展重要诗歌活动时,两家网站几乎融为一体进行,给格律体新诗注入新活力。他经常活跃于各大文学诗歌网站,或以自己的习作为媒,或关注有韵律创作倾向的作品,让更多诗友认识格律体新诗。他还邀请新诗格律理论家程文等来到网站交流指导,吸引了一大批热心格律体新诗的诗友。


    晓曲深知,要在网上推行格律体新诗,不但要有相应的理论体系,而且应该广泛团结有格律倾向的诗人。他查阅了20余种书刊资料,从网络上收录上百位诗人创作的有韵诗作,写成两万余字的《非对称音步格律体新诗》一文,经世界汉诗协会推荐,后来还收入到教育部所属、清华大学主办的“中国知网”数据库。后来,格律体新诗理论家孙则鸣和万龙生认为这类作品属于“半格律”状态,不宜归类为格律体新诗。他接受了这个建议,将它重新更名为《非对称节奏新韵诗》。


    2005年6月,晓曲在网上偶遇“北京诗歌资料馆”诗人、诗刊收藏家世中人,得知他正在收集和出版一批不同文风的诗人习作时,便将在网上发的数百首诗稿整理,取名为《暗处有光》后发给对方。他当时没有抱多大希望,毕竟他不是诗歌界名人。


    “泥土暗淡,陪伴枝叶、鲜花生长/鲜花明艳,也会在暗处芬芳/灵魂和生命也总在暗处酝酿//石头暗淡,击碎后也能垒成栋梁/水底暗淡,急流为不朽奔忙/因为不朽,深埋的灵魂,依旧闪光//”世中人读到这样的文字,还是被作者暗藏于心中多年的梦想所震撼。世中人继续往下读,更是被晓曲一路走来的乐观情怀所感染,怀着欣赏的目光去继续读这首格律体新诗:“太阳的光芒照在阳面,人民的眼睛暗处有光/不要以假面具幻想/火焰再弱,也能把暗处照亮//暗处有光,老鼠、蟑螂、臭虫们就无处可藏/破败、腐朽、肮脏、流毒也无处繁衍、滋长/暗处有光,阴谋迟早会逃逸、枯竭、消亡//”。


    世中人看完晓曲的整部诗稿后,欣然以诗歌收藏的名义集结出版。著名乡土诗人、《大学时代》杂志主编吴昕儒以《春天的指令》为题,给这本诗集写序;福建青年诗人笔尖以《灵魂的悟对》为题,给他的诗作写了跋;网络诗人西塞桃花、雅心、蒋琪、刘海澄、吟香、狂剑怨箫等,进行了点评。而这些诗人都未曾蒙面,都是通过网络媒体神交已久的诗学同仁。


    晓曲望着自己的诗集带着油墨的香味出版时,十年的坚持终于有了收获,当即写下了这样的感言:“我不善从文字游戏中去堆积虚无,也不善垒砌文字的高墙。我只在做一件平常的事情,就当是自己灵魂的居所。在我低矮的院落里,沏杯清茶,敬献给匆匆的行人,哪怕能让他们获取片刻的宁静。但愿能从杯中展开的叶芽里,看到生命的亮光,给你前行的阴影中一点光明。”


    就在这一年,东方诗风网发起编著了《新世纪格律体新诗选》,晓曲成为收录的十四位专业格律体新诗创作成员之一。该书由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,当代著名诗歌理论家、中国新诗研究中心主任吕进博士为该书作序,肯定了格律体新诗创作群体取得的成就,就下步创作提出了非常好的建议。这本书集结出版后,无疑给了他更大的创作动力。


    2006年,晓曲查阅了大量古今诗学论著和网络评论文章,诸如早期《<诗经>毛诗序》、刘勰的《文心雕龙》、朱光潜的《诗论》、何其芳的《关于写诗和读诗》、孙则鸣的《汉语新诗格律概论》、万龙生的《格律体新诗论纲》等,按照“传统诗学本质”、“格律体新诗的传统承载论”、“格律体新诗的先锋性”、“格律体新诗的挑战性”等四个方面,写出了五万余字的论著《简论格律体新诗的先锋性》,全面回答了网络诗友提出的疑问,针对网络中格律体新诗“返古”的种种误解给予反击,同样被世界汉诗协会推荐进入教育部所属、清华大学主办的“中国知网”数据库——重要会议论文索引。


    在“东方诗风网”和“中国格律体新诗网”的共同推动下,格律体新诗影响面越来越大。“东方诗风”网站特地组织了一次大型采风活动,来自四川、重庆、湖南、河北、广西、云南五省一市的格律体新诗诗友齐聚重庆大学和重庆西南大学,著名诗人梁上泉、著名诗体建设理论家吕进、著名楚辞专家黄中模等参加了相关交流活动,举行了格律体新诗朗诵会。格律体新诗队伍的创作实绩得到了吕进的高度肯定,作为专章入选他主编的诗学专著《中国现代诗体论》(重庆出版社)。从此,格律体新诗正式成为中国诗体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
    2007年,晓曲发现自己创办的“中国格律体新诗网站”交流版面远远满足不了需要,只得将网站迁入康盛创想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网络平台,对每个版面进行了重新定位,按照格律体新诗、非对称节奏新韵诗、古典律绝、自由新诗、微型诗分设专区,而且把格律体新诗放在首位,每种诗体形式都按“诗歌交流”、“佳作展示”、“审美研究”开设分版面,突出了诗体建设的主导思想。


    新的“中国格律体新诗”网站建立后,得到了格律体诗学界的高度肯定,在新诗格律体上卓有成就的诗人万龙生、孙则鸣、黄淮、王端诚、程文、周拥军,以及诗律专家黄中模教授等先后成为网站顾问,李长空、张先锋、马德荣等许多热爱格律体新诗的诗友们纷纷聚集该站,推动了格律体新诗的发展和完善。同年,晓曲结合多年的诗学认识,写出了在诗坛引起较大反响的论著《新诗审美规范概论》,首次就自由新诗与格律体新诗的审美差异提出了具体的审美规范,首先被知名国际刊物香港《世界汉诗》杂志重磅推出,并被多家诗歌网站转载。


    2008年,“格律体新诗”迎来了新的转折点,晓曲创办了《格律体新诗》杂志,在诗人李长空、张先锋等的支持下,作为内部交流刊物创刊。在编辑创刊号时,为了让大量作者的作品入选,注重编选精短之作,尽可能把每位作者发表作品的数量控制在两首之内,从而避免把刊物编成少数诗友的合集。正是这样的编辑理念,使格律体新诗队伍越来越大,更坚定了大家并肩前行的信念。


    《格律体新诗》杂志从第二期开始,晓曲就明确提出了办刊方针:“继承、发扬、包容、创新,做诗歌审美探索者!” 继承和发扬中国古典诗学的优良传统,包容吸收中国新诗发展进程中的优秀成果,探索创新,努力构建中国新诗的审美共识。每期开辟了“诗推荐”固定专栏,重点推出在格律体新诗创作研究领域卓有见树的诗人和优秀作品,展示格律体新诗创作研究的优秀成果。


    2008年4月26日,在成都都江堰举行“老年文学第五届国际学术研讨会”上,晓曲结识了来自台湾的著名诗人、诗歌朗诵家、台湾葡萄园诗刊社社长金筑。因稍后的一场震惊世界的“5.12”汶川特大地震发生,摧毁了研讨会址。晓曲创作了格律体新诗《听金筑唱诗》,刊登在《格律体新诗》杂志第二期,寄赠台湾葡萄园诗刊社社长金筑先生存阅指正。


    “一曲唱吟浓缩了我的乡情/一脉相承的水/古堰在感应/不信听身边这江声//一曲唱吟清亮了我的眼睛/一峡牵连的根/青城在感应/不信看身后那山岭//……”金筑先生收到这本诗刊后非常感动,亲笔写下了这样一段热情洋溢的评语:


    “这个集子包罗很广,有古诗词、自由诗、散文诗、微型诗,还有现代诗等,非常丰富。台湾诗刊有十多种,这样大量广含内容的还没有。今天各方面都是多元性的,文学的一切作品,样式很多,但不重要,只在乎内容、技巧、表达方式是否创新,有新风采才是被人肯定的关键。你们的努力,令我敬佩。希望你们的努力,他日能彰现晶亮的光彩!”


    2008年12月,《格律体新诗》诗刊发起倡导成立了“中国格律体新诗创作研究会”,已得到全国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上百位诗人的响应;该诗刊还成功举办了2008年中国“首届格律体新诗大赛”和2009年“端午节格律体新诗大赛”,目前正在发起网站成立五周年“庆典诗赛”。让晓曲欣慰的是,“格律体新诗从过去的无路可走,到找到了自己的一条路;从一条布满荆棘的小路,到看到了光明坦途。”


    目前,“中国格律体新诗网”由最初注册会员不足百人,发展到今天突破千人,来自全国各地和海内外热爱格律体新诗的诗人朋友和专家学者,正在这面旗帜下云集。晓曲望着这些已有的成果,感慨地说:“格律体新诗创作的春天正在来临,伴随着一批批格律体新诗耕耘者的云集,格律新诗之花必将盛开,终有一天会硕果累累。”




(罗洪忠,从事新闻工作17年,曾多次参与全军重大典型报道,先后在《人民日报》、《解放军报》等重要报刊发表文章2000余篇,20多篇稿件荣获省以上好新闻奖。主要作品有:长篇纪实散文《亲近雅鲁藏布大峡谷》、纪实文学《触摸太阳的哈达》、《珞渝圣地寻觅》、《世界深峡淘金人》等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